悟空创意:我是第666号技师,我有话说!

如果你来嫖我,千万别劝我从良。
我听过太多男人边穿裤子边问我“为什么不干点别的?”
那一刻我真想抽他。这句话让他立马处在了道德制高点,就好像嫖娼要比卖淫高尚。
提着裤子满大街找按摩房的时候觉得我们可亲可爱,完事之后一句从良就想还自己清白。
身体软了,骨气却硬了。
社会上也有很多专家讨论我们为什么选择这个行业,并把我们这群人定为边缘人,他们抽丝剥茧,层层推演,最后得出结论——大部分妓女背后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,她们被逼无奈。
前几年一部《金鸡》更是让我们名声大噪,其中有很多对这个行业的粉饰,许多人对我们的态度大为改观。
但拜托,我们不接受诋毁,但也不需要赞美。
真实的情况很简单,为什么出来卖?因为爽,还来钱快。
这是最根本的动机,我不知道有什么想不明白的,还去深入研究,但凡一个人格正常的小姐会这样告诉你吗?因为我的G点敏感,天生适合卖。
我们不去编故事,能怎么办?
我第一次有当小姐这个想法的时候是十四岁。
当时情窦初开,对性事好奇又向往。十四年的懵懂,被例假冲的四分五裂,我从没接受过任何形式的性启蒙教育,但一些古怪的念头开始让我想入非非。
一个崭新的世界豁然出现,我曾经摩拳擦掌,踮脚眺望的成年,开始于超市柜台上的那一包“七度空间”。
隐秘的毛发像小草一样生长,让我不得不对它有了更多的关注,这导致我开始有了一些成人的幻想,并在无数旖旎的梦境中,用双手代替了心仪的男生。
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学会这些事的,但它天生就刻在我十四岁的年纪里,等到我长成的那一天,挑一个没有父母的夜晚,伪装成灵光乍现。
这很奇妙,我不知道你们玩没玩过俄罗斯方块。我总是把那些字母垒的方方正正,密不透风,但在最边上,我会留一条笔直的缺口。一直等到那个“l”出现,我兴奋的插下去,然后全部消失,内心充实。
对我来说,消失前的方块就是我积攒了十四年的欲望。“l”天生就能让我轻松并获得快感。
后来我明白,这就是天性,没有什么可耻的。成年无非也就是比我们多了无数高潮后冷却的沉思。
所谓天性,就是祖先的昭示,它以春梦的方式传承,亘古不变,万年不衰。
在无数梦境中,我学会了放荡,于是很自然的,我想到了小姐。
爽是我的第一目的。真抱歉,没有高尚的动机。
但在当时,那只是一个幻念。初中生总是有这种好高骛远的毛病。
直到我见过了阿迪,认识了苹果。我开始对物质有了追求,当小姐的想法才真正的在我心里渐渐成型。
我不觉得当小姐是作弊,人生奋斗的终极目标也不过是不劳而获。
但学校和电视让我有了健全的三观,我明白了小姐的“低贱”,懂得了什么是“正确”。
恰巧那时候我也有了一个小男朋友,对爱情的憧憬让我最终放弃了这一妄念。
说来可笑,我们分手的原因是因为新鲜。
对成人的模仿是对幼稚最大的遮掩,在经历了相识,热恋,我们甚至学着父母为了生活争辩,在不可融合的矛盾中,分手是最好的和解。
最后我们虽然又学着电视剧藕断丝连,但最终在模仿的乏味中移情别恋。
而我的第一次,是给了高中时的同班同学,他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初恋。
但学业耽误了我们,学校是我们全部的世界,所以文理分班时让我们变成了异地恋。所有纸条触及不到的地方都是遥远。
庆幸的是,我们进入了同一所大学。我就像他曾经撒过尿的电杆,他很快摇着尾巴来到我的面前,而那个记号就是当年残留在我身体里的精液。
和高中相比,他变的脚踏实地,成熟内敛。除了我,他看向所有女生的眼神里都带着一点厌恶。
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他成长,但他确实变得高瞻远瞩,他把重心放在了学业,有时候在我身上都做的心不在焉,眼睛里全是课后题解。
我们因此而产生隔阂,原来爱情的真谛就是那方面和谐。
他的冷淡让我一度自卑,而我越是殷勤,他越是不耐,到了最后,我们发展成日常冷战。
我变成他名义上的女友,他用若即若离霸占着我的身体,我从他的日用品变成了装饰品。
一年后,我们的关系降到冰点,在一场积重难返的爆发中,他说出了事实。
正如我前面所说,我所有精心累积都是为了等待属于我的那个“l”,但我没想到等到的却是大写的“L”。
弯的。
他承认的那一刻,我的精神彻底崩溃。
“多年来,我在你心目中扮演着谁?为什么不早说出来,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喜欢。”
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就像晴天霹雳,甚至连身体都以连续呕吐的方式进行排异。
或许为了报复,或许为了弥补。大学四年,我和十多个男生上了床,我,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破鞋。
我斡旋在不同的男人之间,每晚都要哄一个男人入睡。和他们相处,我用的方法完全不同,在每一个人面前都不是同一个自己。男人就像台阶,迈一个太娘,迈两个扯裆,哪有什么天造地设,量身打造,只有削足适履,磨合砥砺。
这些经历让我未老先衰,我透过自己看清了爱情的虚伪,于是对一切情爱都失去了信心。我的心态在一次次高潮中老了几十岁。
我渐渐明白,恋爱和卖淫没有本质的区别,唯一不同的是一个为情,一个为钱,但情是多么不稳定的东西,何不让人生变得更加直接?
于是毕业后我找了一个人傻多金的中年男人,凭借我在十多个男人身上学到的手段,我很快便让他陷进我的温柔乡。
他给我买了一套郊区的房子,每个月还给我一些青春的补偿。而我要做的并不多,只需要不让他的被子变凉。
说实话,他确实算难得一见的好男人,对我体贴入微,一掷千金。我甚至有时候希望他真的能和妻子离婚。但老婆的一个电话都能让他心胆俱破,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这样唯唯诺诺的男人还敢出来偷腥。年轻的身体究竟有多大的魔力?
记得最后一次上床,他靠在床头上吸烟。理智的回归让他冷不丁的冒出一句“狗男女”。
我当时正穿胸罩,回过头问他,“你说什么?”
他摇着头说,“我们,是一对狗男女。”
我知道自责正蚕食他的内心。心里竟然有一点感动。
他看着我又说, “我知道你并不爱我,你爱的是我的钱,除了我老婆,没有人能真正的关心我。所以我爱的也不是你,是你的身体。”
我是女人。不管多现实,我都不希望我们的关系是这么冷冰冰的交易。
那时候,我觉得自己真可怜,从破鞋变成了金鞋,却永远错失了变成水晶鞋的可能。
但我还是云淡风轻的说“你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。”
然后我拿着他送我的现金离开了公寓。
那天,我一个人坐公交回家,路过一片红灯区,14岁的念头时隔多年又转回了原地。
我用一夜时间整理了情绪,然后画着艳丽的口红,打着嫩白的粉底。穿着男人最爱的丝袜,摆着男人最爱的姿势,坐在按摩房的门口,挑逗着这个世界。
从此纸醉金迷,变成爱情的绝缘体。
爱情是连续剧,主角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人,我只不过把它拍成了短片集。活儿好,而且绝对不粘人。
我赚的钱是白领的几倍,但我不用风吹日晒的投简历,不用费尽心机的拍马屁。大学生身份让我独树一帜,不少男人都为那身校服痴迷,他们歇斯底里,脑子里幻想着制度体系,以为终于亵渎了教育。
这又何尝不是专业对口,物尽其用。
唯一丢掉的不过是大学教会我的梦想,我那时候还有诗和远方,如今虽然困守一隅,不能在山水间纵情恣意,但我自己本身就变成了名胜古迹,游客来了又去,“到此一游”写的行色各异。
我足不出户就能阅人无数,这些经验让我有一种沧桑的风韵,相比那些初出茅庐的学妹,我更加风情万种。
我透过下体看清了这个世界的本质,它运行的方式就是功利,所谓爱情,就是浪漫化的生意,大家各取所需,比的不过就是谁更薄情寡义。
我自认聪明绝顶,看破了真谛,在生活这条路上另辟蹊径,我比大部分人活的轻松自在,但为什么仍旧得不到别人的崇拜?
他们轻蔑,不屑,对我嗤之以鼻,说我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所有的同学避之不迭,亲朋好友痛心疾首。
我不明白,为什么我门庭若市,却依旧感到孤独。
所有的人都离我远去。红灯区在车水马龙的市中心,这里是最繁华的地带,在我心里却变成了荒蛮的流放地。
我开始害怕安静,害怕空寂,偌大的公寓让我压抑,就像沉没在了海底。
所以当我遇到那个男人的时候,就像抓到了漂流的树干,让我体会到一种死灰复燃的求生欲。
他是我的常客,记得第一次光顾,我就被他与众不同的气质吸引。
和所有嫖客不同,他举手投足都有一种故作老成的青涩,那种只有在青少年身上才有的干净,和他成熟的外表完美融合。
当他坐在沙发上指着我笑着说“就你了”的时候,我的心居然颤动了一下。一种久违的情感漫上心尖。
我拉着他向客房走去,那些五光十色的灯光变成了婆娑的小树。就像年少时,手牵手在放学路上漫步。我从来不知道,我对初恋是如此怀念。
当他压在我身上的时候,我是那样迷恋的看着他,他尴尬的把脸别过去,躲避我的目光。
我看他汗流如注,调侃他说“用药了吧?”
他心虚的笑笑,想用幽默缓解尴尬“这样物超所值。”
我抚摸着他的脸“傻瓜,物超所值的是我,你只是更累了而已。”
他如梦初醒“那怎么办?”
我撇了撇嘴“你躺着不就好了?”
他停下动作,感激的看着我“谢谢”。
我笑笑“衣服都没了,还见什么外啊?”
或许是我的服务太到位,以后每次来,他都只点我,只有一次我来例假,他找了别人。看着他走进客房,我心里居然会吃醋,未此我心神恍惚了一整天。
从那以后即便我身体不适,我也会用其他方法让他满足。
因为职业的特殊性,我面对过太多道德上的指责,渐渐地,为了保护自己,我变得攻击性特别强。但在他面前,我却乐于让自己温顺乖巧。我对他言听计从,有求必应。
熟悉了之后,我们互留了电话,他会偶尔约我出去。虽然最后都是直奔主题,但却不像以往那样简单粗暴。
走在街上,我会像情侣一样挽着他的胳膊,吃饭的时候,我们也会为了盘子里最后的一块肉而互相推让。
他细致入微的呵护给了我一种恋爱的假象。我生活中所有的不快都想第一时间吐露给他,所有的开心也只想和他分享。
他填补了我太多的空缺,朋友,亲人,恋人,我所有缺失的情感都需要在他身上寻找。他在我心里是这样的重要,重要到我只能卑微的索求那些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。
小姐的身份让我无法像正常女孩子那样肆无忌惮的撒娇,也不敢为了大事小事和他争吵。
他从没带我见过家人或者朋友,只有一次在街上碰到他的同学。他忽然紧张的看了我一眼,就像检查裤裆的拉链。
我有姣好的容颜,那天只画着淡妆,一点都不像小姐。他放心的迎了过去,拉链正常。
我站在他的身后,看他和同学寒暄,同学的眼神总是在我身上瞟来瞟去,然后,他认出了香奈儿和爱马仕,疑惑变成了艳羡。
那一刻,我明白了我是什么,我是他西服上的别针,材质决定了我的去留和他的地位。
我应该为此悲哀,但却欣然接受,那证明我除了可以用来发泄,还有其他价值可以让他依恋。
于是我把所有的钱都用在了装扮上,我变成了炼金师,把一切都投进熔炉里,让它们变得金光闪闪。
他开始更乐意带我出去了,我让他变得有头脸,有面子,他也不再害怕遇到熟人,反而有点期待。
他身上穿着名牌衣服,开着我买的汽车,用着我买的手机,而这一切都是用我的身体换来的。
他懂得了什么是品味,并开始不可逆转的迷恋物质,他越是拥有,就越无法放下。
他开始体会到我的重要,这是构建平等的第一步。当他爱不释手,把玩奢侈品的时候,他对我格外温柔。我从中看出了我对他的威胁。正如我害怕他离我远去一样,他也开始害怕失去我。
威胁,就是给了彼此制衡的权利,而制衡,是和谐的基本。
他开始重视我的要求,并为了持续的供应而妥协。
曾经他不愿意承认我是他的女友,如今也在通讯录里改成了老婆。他会记得我的生日,记得我的喜好,记得我的安全期。
于是我步步为营,有意无意的透露出我对婚姻的向往。他回答的含糊不清,模棱两可。
他既不敢答应,也没有勇气拒绝。看着他懦弱的样子,我忽然发现,我已经没那么喜欢他了。
他似乎看出了这一点,所以倍加小心,但他越是如此,我越是看不起。
于是含沙射影,指桑骂槐。我变得刻薄,任性,不讲理。
沐猴而冠让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,但奇怪的是,我居然不希望他改变。
我不希望他正直,不希望他视金钱如粪土,因为这是我唯一控制他的武器。
所以当他有一天因为积郁而脱口而出一句“分手”时,我居然丧失理智的给他下跪。我爱的,是他的不堪。
他又仗着“分手”这个词获得了主动权。
那一刻我明白,我们的关系夹着一张弹簧,不管谁强势,也只能是增加分开的力。
也许从一开始,这座爱情的大厦就修错了地基,以至于今后所有的走向都变得扭曲。
于是我们的关系在相互控制中变得近乎病态,而病态的结果就是让我误以为这段感情深刻。它越是折磨我,越是让我深陷泥淖。
那些让我们无法释怀的故人,恰恰就是因为刻苦铭心的伤害。
他就像我体内的瘤子,因为日久天长而和身体共生,明知道会难受,但依旧没有勇气一刀见血。
而我心里再明白不过,它的存在让我无法健康的生活。
所以当那一刀来临的时候,最初的痛过后,取而代之的是无与伦比的轻松。
他到最后都没表现出男人该有的勇气。
替他出面的是一个笑容甜美的姑娘。
在咖啡厅里,她礼貌的向我问好,看着她天真无邪的样子,我都不舍得扯她的头发了。
她说“我爱的他迟一些,所以你是前辈。”
然后她开始认真的讲述他们的故事,他的口气就像和一个老朋友炫耀幸福一样,而不是逼宫。
她不停地问“您也是女人,所以您一定理解我当时的感觉吧?”
我应该把咖啡泼在她的脸上,但是“是的,我理解。”
她平淡的叙事中没有什么波澜,却隐隐的勾动着我的心弦。我们前半段的人生大致相同,却从大学毕业之后背道而驰。那些少女怀春的悸动,浅笑深颦的画面,像一部文艺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展现,而所有动人的情节,正是我放弃的当年。
面对这样的女孩,连我都心生爱怜,何况是没有定力的他。
她说了很多他的优点,而那正是我一直所憎恶的缺点。
懦弱是性情温和,而爱财也变成了顾家。
原来每个人都是罗生门。
最后她说“听他说,你在国企上班,而且做到了高管,我相信你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女人,我这次来,也不是证明新人胜旧人,而是给彼此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。”
她的温婉让我相形见绌,从她举手投足间的底蕴中,我管中窥豹的预见了她那天真烂漫的一生。
从她向我伸出友谊之手那一刻开始,其实我就已经败了。
所以我说“其实我是小姐,我每天晚上8点上班,一直要熬到第二天天明才能睡觉,这期间会有3到5个不同的男人趴在我的肚皮上,这样的日子,我已经过了六年。他们有的骂我荡妇,有的劝我从良,但我从来不在乎,因为我打心眼里觉得自己无辜。我甚至带着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自信去看这个世界,我曾经以为红灯区才是我人生的开始,透过这里,我以为看到了一条康庄之路。我认识他就是从一句‘物超所值’开始,于是我们的关系只能靠金钱维持,所以我看到的都是浅薄和可耻,而你让我明白了,情人是彼此的镜子,我们看到的其实是自己,我原本也有选择变成你的权利,但已经错失,所以,你才是他最好的选择,你看到的都是他完美的那面,你会把他变得更像天使。”
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怜悯,但此刻我需要的是鼓励,于是我又说“我的人生早在踏进红灯区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停滞不前了,我忘记了这世界最大的一条规则就是,红灯停,绿灯行。所以,谢谢你,迟来的黄灯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一只鱼 » 悟空创意:我是第666号技师,我有话说!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